more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未曾生育我的母亲”。此前的外界学者都本着仓央嘉措情歌的套路,把这个词理解为“未嫁娘”、“娇娘”、“少女”,等等。其实,他指的是“上帝”,和西方人讲的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子孙异曲同工。这个“生育”,指的是母亲的分娩过程,而人是上帝的儿子这个概念是精神层面的,所以上帝虽然是我们的母亲,但是分娩的过程属于我们人类的生身母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藏人的姓名很怪,姓名都不和父母亲有关,是寺院的和尚和宗师起的,因为都是“佛的”孩子,父母只是“载体”。 孩子命名多在寺院里,名字多为四个字,不是姓的父母亲的姓,而是一个法名(仓央嘉措:没生育过我的母亲-》)。美国人则是为上帝抚养孩子。这个不是不讲孝道,而是一种观念,孩子对于父母,也不是没有感恩和报答,只是他们要做回自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仓央嘉措,六世的达赖喇嘛,他写了很多情诗,但被大多的世人认为不是喇嘛的正常行径,其实,这里的情人指的是至高无上的上帝,是西藏教里的最高佛。例如,他写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看不到,摸不着的,但永远跟着我们的,就是“愛”,是上帝,祂也不来不往,祂静静的,她是欢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tart/Stop Home Index page First image Previous image Next image Last image